NEWS CENTER

最新动态

从自闭症发病率,看美国人如何营销疾病?
发布时间:2021-04-07 点击浏览:



又快到4.2自闭症日了,估计又是一如既往的ASD发病率要提高了。

“营销疾病”您可能第一次听说,但美国医学界早已驾轻就熟。

 

伊森·沃斯特【美】所著《像我们一样疯狂:美式心理疾病的全球化》值得一读,读完会让人感触颇深。书中提到了遍布全球各国的美式营销:香港厌食症、斯里兰卡创伤后应激障碍(PTSD)、桑给巴尔精神分裂症;通过深入了解并渗透日本文化,成功将日本人定义的“忧病”改造为“心理感冒”,进而把抑郁症营销进日本社会,并被日本精英们所津津乐道。这些使美国葛兰素史克制药公司赚得盆满钵满。我由此联想到自闭症行业的各种美式渗透和营销,细思极恐。

 

近几年,抑郁症一词比较泛滥。从前我们工作重、压力大、生活累了,只会说最近太累了,而现在的时髦词汇是“我要抑郁了”。同样“自闭症”和“孤独症”也成了流行词汇,很多科普文章和影视作品在不断营销这些词汇,甚至过度美化自闭症是音乐、绘画或记忆天才。某出版社还不遗余力地出版各类误导自闭症理念的书籍,难道人们读过、看过这些被歪曲和美化的文章后,就能明白自闭症如何干预吗?很明显答案是否定的。


读过《像我们一样的疯狂》后,也许您可以看到这些所谓精神疾病是如何被作为一种“时尚”而泛滥成灾的,背后又是谁在营销这些疾病。   

 



手法一:整词

自闭症行业“整词儿”现象严重搞几个洋码子拼凑成为时髦。整词成为收取家长智商税的开始,似乎取自西方的文字更显“高大上”。业内号称“三剑客”的“大神”特别擅长“整词儿”,指点江山,假装技术控。孔子在两千年前就说过:要做君子儒,不要做小人儒。什么意思呢?按照朱熹解释的学者的定义:学者也就是专家,所谓专家就是在本专业有点学问的人(注意:是本专业)。那么专家要把你的学问用到正道上:搞研究、做学问、说真话,就是君子儒。如果你把学问用到不当的地方,用到非本专业以外的地方。且把自己绑在利益集团的战车上,狐假虎威、为虎作伥,为了一块骨头,就可以出卖自己的知识、灵魂和良知。这就是小人儒。看内地自闭症行业,君子与小人,泾渭分明。


手法二:专家站台


自闭症行业第二个乱象就是“专家站台”。当年美国在日本营销抑郁症时,就搜罗了全球心理疾病和日本文化的专家,寻找抑郁症在日本社会中的切入点,最终成功把日本文化中的“忧病”改造为“心理感冒”,从而兜售抑郁症的概念。
 
前面说过,专家要对得起自己的专业,要珍惜自己的名声和威望,不要轻易被利益集团所绑架,要做君子儒。但却总有少数“砖家”把自身利益与机构利益进行了紧密的绑定。明知机构的康复干预并不专业,效果差强人意,但却极力推荐获取等价交换。本来机构的公众号转载专家对ASD的前沿理论,研究成果并无不妥,然而却借此“羞涩隐晦”地表达机构与专家同是一条船上的摆渡人,实则无德。当然也有少数教授因公号或文章被机构转发和利用“躺枪”中招的。
 
站台的营销模式造成了很多国外专家和新手家长的误解,他们以为:如果是某位专家的名字经常出现在某机构的公号文章里,或者参加了某个机构主办的讲座,就说明这位专家认可该机构的康复质量。在这里笔者郑重的提醒大家——此事绝不可以等同,两者没有必然联系,况且专家也仅仅是他那个专业的专家,而非康复专业的特教专家。为此,我们曾总结过多条透过现象看本质甄别机构的方法,如:不允许家长观课、评估系统单一的机构不能去;不会使用视觉提示进行结构化“包班制”教学的不能去;单纯做口肌训练,没有社交沟通课程的不能去;去了之后孩子情绪大,只会ABA桌面教学的不能去等等……当然这些告诫起到了一定的作用,但从美国学来的这些疾病营销的手法实在厉害,因此警示效果并不明显。很多家庭误入歧途花了天价费用,还耽误了孩子们的宝贵康复时间。


手法三:拿着真科研说假话


美国葛兰素史克制药公司在营销抑郁症时,就曾抛出过一个“振聋发聩”的问题:“我有药和方法,你却为何没有疾病?”如果真没病,行为观察诊断也在儿童发展发育范围之内,我还有“数据”,用科研加数据闪瞎你的狗眼。先让你认为孩子这些行为都是问题行为,然后用发病率的不停上升给你的焦虑情绪加码;先将“ABA”出口到中国占领市场,市场负面情绪加重后将会推销ASD药物治疗。最近被热搜的布美他尼也许就是预演。ABA与布美他尼一样都使用了“数据挖掘”手法,就是将负面数据剪除或踢开,哪怕是再微小正面数据也会被所谓科研守门人放大聚焦,然后再推给利益机构的市场推广和公关公司,最后从专业评判能力不足的媒体口中报道出来,引发家长或患者缴械投降。这种“数据挖掘”从统计学角度来说,就是先扔出飞镖,再过去画出靶心,骗局满满。除了给孩子贴上自闭症、多动症、注意力缺陷标签外,家长自然而然患上了抑郁症、焦虑症、睡眠障碍等病症。明明非常可怜的一家人却坐在台下,抹着眼泪聆听那些看似卖惨、实则发财的前驱们的洗脑布道。


手法四:精美包装下的“泡沫”

“流量即正义”的互联网大潮中,任何一个行业都很难幸免。我们身边不乏有做自媒体发家致富的案例。公众号、微博大V、抖音红人随便发一张图片、文章或视频都是明码标价,而且价格高到超乎普通人的想象。这些新媒体的运营也绝非一人之功,而是一个庞大的专业团队在背后运作。从选题到文案,再到美编,到公众形象包装,方方面面都是经过精心设计来博得公众的眼球和信任。看看自闭症机构制作精美的网站和公众号、合作专家响当当的名号、匹敌高级月子中心的装修,无一不是为了掩饰其不堪入目的专业水平和教学质量。但事实上,这些所谓的精美包装正如那句歌词所唱“全都是泡沫,只一刹的花火”


看破即说破


专家之所以能成为专家,除了在其专攻领域内的科研成果、学术地位等,还有一个很关键的因素就是公众知名度。专家需要知名度,机构希望家长误解专家跟自己的关系,这造就了国内康复干预界让人啼笑皆非的局面:专家站台,并不一定是背书。已经吃过亏的老家长们自然明白这其中的潜规则,他们会去聆听专家的讲座,但当机构兜售自己的产品时,他们只会在旁边笑而不语。然而,新手家长们却没有这样的觉悟。他们总以为机构宣传里频繁出现的专家,都跟该机构有某种合作关系。既然专家同意自己的名字出现在他们的宣传里,就说明专家认可该机构的干预质量和理念。当然,这些新手家长在交了巨额“学费”之后,也很快会明白这个道理,同样也学会在旁边但笑不语,也同样延续着“看破不说破”的态度。这就是为什么中国绝对是自闭症谱系人群最难生活的国度之一——因为到处都是“潜规则”。而如果要建立一个真正接纳自闭症人士的社会,我们就应该在此时、此地、此行、此业做到:世事皆可说,看破即说破。
 
最后,谨以此文为新手家长们提个醒,同时也期盼专家们做“君子儒”而不是“小人儒”,摆正自己的专业形象,承担作为行业公知所应承担的义务和责任。